这是一只叫朝歌的家伙

微博ID:这里是那只叫朝歌的家伙 等撩【乖巧】

那年夏天1

重发重发,滚来填坑啦
破镜重圆梗

收拾好水池的东西,拿起抹布擦干流理台上的水渍,莫关山又一把抄起墩布认认真真地擦起地面,洗洗漱漱地一个小时过去,不大的店面就收拾得干干净净了。莫关山叉起腰看着一尘不染的小店,满意的笑笑,换好常服拉下卷闸门,就踏着一地的月光回家了。
不远处的拐角那边停的黑色轿车里,隐约的看到一根烟的明灭忽闪,过了大概几分钟,车窗摇下来,露出一张线条有些凌厉的脸,一只手伸出来扔掉了还在燃烧的烟头,车窗便被摇了上去开走了。
午后,外面的鸣蝉在树荫下一声一声的叫着,得了空闲的莫关山终于能离开那个闷热的后厨坐到前面来歇两口气。他直接就掀起下摆要擦脸上的汗,全然没有注意到因为这个动作而露出的白花花的腰腹。汗马上要擦干了,衣服却一把被人扯了下来,随着这个动作,那个好久没听到的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来。
“我要吃炖牛肉”
如同惊雷,炸得莫关山待在原地,不能动弹。
“嗯?”贺天扭过头,戏谑的看着一时回不过神儿的莫关山,“打烊了吗,老板?”
“啊,这位先生一个人吗?请这边坐”及时出现的收银小妹,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气氛,也唤回了莫关山的心神,不屑的切了一声,莫关山便转身又一头扎进了厨房鼓捣炖牛肉去了。

贺天并没有等太久,炖牛肉就端了上来,清亮的汤汁上飘着袅袅的热烟,炖的鲜嫩多汁的牛肉被安稳的码在砂锅里,边上摆着一碗香喷喷的米饭。莫关山并没有从后厨出来,贺天也没有多言,安安静静的品尝着熟悉的味道,一口米饭一块肉,最后连汤汁都喝的干干净净。
莫关山坐在后厨的凳子上,安安静静的点燃了一根香烟,听着贺天吃完饭,抽完了一根烟,起身,结账,离开。把烟头熄在装了水的一次性纸杯里,莫关山换下一身油烟的衣服,开车出了门。
凛冽的风从洞开的车窗灌进来,莫关山把右胳膊支在车门上,手指间夹着跟燃烧着的烟,他的脸又像原来一样板了起来,就好像那些年脸上常常带着轻松的表情的人不曾存在过一样。车子渐渐地驶出了市区,在山间的小路上开着,两旁清峻的山峰秀丽的景色驾驶座上的人并没有心情去看,只是一个根又一根的点燃着香烟,却并不入口,只是贪恋的呼吸着混杂着香烟气息的空气。
车道两旁的视野渐渐的变得开阔,车子最后停到了一处墓园。莫关山在座位上静坐了一会儿,深深地吐了口气,拿起放在副驾驶上的鲜花,向山的深处走过去。并非祭扫的特殊日子,偏僻的墓园里并没有人,莫关山拿着鲜花走过一排又一排墓碑,整个山间只有微风吹过的声音,寂寥而又凄凉。
在一个墓碑前站定,莫关山静静地看着照片上剪着圆寸的少年,轻轻的把花放下,却什么话也没有说。就那样沉默的站了一会儿,莫关山转身离开了。只留下那山间的微风静静地吹拂过花瓣的余香。

今天……没有更了……
暖暖辣么可爱我能怎么办呢(´・ω・`)

沉迷一年生无法自拔(´・ω・`)
明天更新吧[看我真诚的眼睛👀]

【贺红】 贺天和莫关山的故事 2

嗷~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♡
希望大家可以继续喜欢(´・ω・`)

“莫关山!红毛!毛毛” 贺天懒洋洋的靠着车子拨弄着铃铛,一声一声的喊着慢腾腾的下楼的人
“来啦,喊个鸡…毛啊”抬头看见自家老妈不太友善的眼神,莫关山即将出口的脏话生生拐了个弯,贺天勾起嘴角笑了笑,推起车子让莫关山坐到了后座上,出发了。红毛啃着三明治盯着贺天一耸一耸的肩膀,终于忍不住开口:”你他妈想笑就笑,憋得一跳一跳的日自行车呢!”
清晨的小路上终于响起了贺校草杠铃般的声音,在路人的注目礼和莫关山的碎碎念之下,贺天终于是安全的把车子骑到了学校。等莫关山停好车子把钥匙交给贺天,正看到见一勾着展正希走过来,莫关山自觉的朝见一走过去,却被贺天一把拉住。
“我今天值日,记得等我”贺天看着莫关山眼睛说到
“知道了…”莫关山不自觉地就挪开了视线,他好喜欢看着我眼睛说话啊……红毛暗自诽腹道,耳尖却不自觉的泛起一点点粉红色。
真好玩,贺天心里的小恶魔,得意的扬起小尾巴,嘴角也不自觉地一丝弧度。见一把展正希拉得更近了点,凑在耳边悄悄地说:“你觉不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怪怪的。”展正希红着耳朵嫌弃地把见一推到一边,却并没有给出否定的回答。
踩着上课的铃声,四个人都回到了各自的课堂里。窗外的阳光一寸寸地拂过郁郁葱葱的巨大树冠,青葱的少年们就在阳光下,一点一点的直扑向自己的未来。嬉笑,打闹,青年人特有的青春活力充盈着整个校园。莫关山抬头看着和小姑娘们插科打诨的见一,皱着的眉头不自觉地舒展开,笑意也渐渐的蔓延上秀气的脸,总觉得这样的生活活泼的那样的不真实,可却又是那样的让人着迷。
路过这间教室的贺天看见阳光下的这样的莫关山,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,阳光下珊瑚色的发丝显得更加晶莹,映着少年白皙的脸庞,成为了贺天心跳的加速剂,那样的头发摸上去一定很舒服吧,贺天内心这样筹划着,脚下却不自觉地迈开了脚步,真的很舒服啊!触到那浓密的头发的时候,贺天内心这样感叹道。却又在感叹完的那一瞬间,感到了因为自己的突然闯入班级里迷之尴尬的气氛。
最怕…空气突然安静……
贺天内心思索着校草形象拯救计划,手上却一点也不闲着地把莫关山的脑袋重重的摁到了桌上的书堆里。
“放学等我做值日!”
“我等你个几把!”
甩下身后的窃窃私语和莫关山的暴跳如雷,贺天带着一脸合不上的笑,大踏步地离开了这间教室,仿佛自己真的只是来恶作剧一般。

贺天和莫关山的故事1

嗷~看到小红心猴激动啊,谢谢大家喜欢♡
这篇大概是个长篇,不会坑的,关于他们一点一点长大的故事,希望大家会喜欢(´・ω・`)
会有炸贱?tag就不打了,毕竟是关于贺天和毛毛的故事

“展希希~等等我~”听到身后传来的见一的声音,莫关山不禁加快了脚步,可还没走出多远就被挂上脖子的胳膊给生生拽拐了弯。一脸抑郁的回头,果然看见了贺天那张笑得贱兮兮的脸。
“干毛?!”攥紧了手里的三明治以后,红毛不耐烦地开了口,虽然不太情愿,但这些家伙还是帮了自己蛮多的,算……算是朋友吧。
“不干嘛,看分班去,走……”说着,贺天圈住莫关山的手使了使劲带着莫关山就往旁边走去,被见一撵着撞过来的展正希就生生地摔到了地上。无视掉见一的惨叫和展正希的怒吼,贺天和莫关山勾肩搭背着逃离了这个丢脸的现场。
挤过拥挤的人群,俩个人终于挤到了分班名单前面,目光随着名字一个一个向下找去,莫关山不禁攥起了拳头,贺天看着他紧张的神情,不禁笑了笑,捏了捏他的肩膀“怕什么,你不相信你自己,你还不相信我这个老师吗?”
“嘁,谁怕了……”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名字,啊,考进了普通班!啊……见一和自己一个班,“我和见一一个班”
“嗯,我和展正希好像是隔壁班来着,找他们去吧”,拽着莫关山走出人群,就看到了宛若连体婴的炸贱两人。两个人问完了分班的情况,约好晚上一起吃饭,就各自去班级报道了。

同居十题之为对方做早饭

等撩的小透明一枚
第一次写贺红,希望人物没有太occ(´・ω・`)

清晨的阳光被挡在厚重的窗帘外面,床上的被窝团子里只漏出些许的红色碎发,平稳的呼吸声伴随着空调吹出的暖风营造出一股安逸的氛围。可一个客厅之外的厨房里却有些剑拔弩张。
贺天认真的盯着眼前的调料盒,认真的一格一格嗅过去,企图在这些看起来都差不多的白色晶体里把盐找出来,无果。只能先把火关掉一个个品尝。
“毛毛对我果然是真爱”,想起莫关山做的那些美味佳肴,贺帅比的脸都短了一截,“那是多么大的爱意才能做出来的饭啊!”。终于尝到了盐的贺天暗搓搓的又重新打开了火,煮面条,煎鸡蛋,完美。内心暗暗的拟定了早餐计划,贺天便开始动手,开了火,做好水,拿出橱柜里的干面条,打开……嗯……放半包吧……,面条进锅,完美。下面就是人生大戏,煎鸡蛋了。
打开火,倒油,啊……鸡蛋,等贺天在基本完全陌生的厨房找到了鸡蛋,油也已经热了,磕鸡蛋,“刺啦……嗷嗷嗷……呼呼……
“卧槽……”并不和谐的声音,吵醒了被窝里的生命体,莫关山迷迷糊糊的扶着腰坐起来,就闻到一股类似油烟的味道“……个傻逼”,下床,穿上鞋,还没走到厨房就看到了捂着手跳脚的贺天,“……烫伤膏在客厅……卧槽我的鸭蛋!”看到案板上的凶案现场,莫关山立马冲进了厨房,抢过贺天的铲子就把人往外赶。
“毛毛,毛毛,我烫到手了,毛毛……”
“滚滚滚……”
“毛毛……毛毛”
不耐烦的揪住人领子把人拽过来,轻轻的吻了下贺天的嘴角,正色道“滚出去等吃饭”
“好嘞”,看着红毛微微泛红的耳尖,贺天乖巧。坐在餐桌旁,看着莫关山一脸无奈的处理好煎蛋,贺天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满满地充满了胸腔,直到红毛一脸疑惑的掀开了一直煮着东西的锅的锅盖,贺天想,大概是方张吧。
“贺天,你他妈煮的鸡巴面条!”

不甚了了 【序】

        我叫了了,不了了之的了,名字很奇怪。的确,这名字估计是我那对保守的父母干的最叛逆的事情的证据了。总之,我就顶着这样的名字,从幼儿园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虽然干了很多看起来可能说有点离经叛道的事儿,但是却基本上没逃过课……因为,被点名的几率太高了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吧,最开始也没有干过什么真出格的事儿,无非就是往小姑娘的书包里放放虫子,揪揪喜欢的女孩儿的小辫子,最多就是在学校的犄角旮旯跟小对象拉拉手打个啵儿。直到,遇见了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叫苏向楠,一看就是那种从小乖到大的小男生,干净的校服,整齐的指甲,从他身边走过去还会闻到一股淡淡的皂荚味道。“那不是同类的味道”第一次见面我是这样想的 ,“以后大概会就只是同学吧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^ω^

很久之前的脑洞,忽然翻出来想给曾经的自己一个结果,希望喜欢